-

February 28, 2018

2018年我過了最初的兩個月好日子,最近又來了。

 

無助和空虛像海浪拍打而來。

 

我借助小說,像是攝取鴉片般的,

痲痹感知,逃離現實。

 

想起來,我好像一向都是用小說來逃避現實。

小時候,一旦進入小說的世界,爸媽吵架的聲音就像被關小聲的收音機,只剩下聽不清內容的背景音。

雖然這麼說的,不過大部分時間還是因為喜歡看而看。

 

今天的讀物是東野圭吾的惡意以及解憂雜貨店。

 

解憂雜貨店裡的最後一段話:

「你的地圖是一張白紙,所以,即使想決定目的地,也不知道路在哪裡。 地圖是白紙當然很傷腦筋,任何人都會不知所措。 但是,不妨換一個角度思考,正因為是白紙,所以可以畫任何地圖,一切都掌握在你自己手上。你很自由,充滿了無限可能。這是很棒的事。我衷心祈禱你可以相信自己,無悔地燃燒自己的人生」。

 

大部分的人,應該都能從這段話來感受到一段安慰吧,而我不知道是我聽這種話聽的多了,還是反應了我現在的心境如此,我只能感受到惶恐。

 

我一直很想知道,怎麼樣解題才能解出幸福美滿的大結局。

 

所以我很喜歡制式的考試吧,因為正確答案只有一個。

而只要填對正確答案的我,就可以很幸福。

而現在想想,埋著頭唸書何嘗不是十幾歲感到迷茫的我另一種逃避現實的方法,用大人們最喜歡的、表面看起來最現實的方法。

 

打到這,我才驚覺「大人」兩個字由24歲的我打出來有多荒謬,已經沒有人會當我是小孩了呢。

真的嗎?24歲的我與14歲有什麼不同?

一樣在煩惱人生的意義,

一樣在為看不清樣貌的未來

徬徨。

 

我過的好,但是我過的很不好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(半夜三點睡不著覺又沒有什麼管道抒發,不想喝酒因為感覺再這樣下去我要依賴了,想著反正這個沒精力經營半廢棄也沒有流量的blog還是有點用處的吧)
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Twitter
Please reload

Please reload

Blog Posts

Please reload